给力文学 > > 软妹子的位面成长之旅 > 章节目录 夏家二太太的酱油守节生活
????次日清晨,夏今穿了件浅紫色暗花云锦裙,让金莲帮忙疏了个凌虚髻,便带着两个丫鬟去了东厢正院。

????夏氏和大房交流不多,所以她来大房次数屈指可数,记忆中也没什么深刻印象。

????现在看来,这东厢院果然更加贵气一些,一路上亭台楼阁,池馆水榭,映在青松翠柏之中,假山怪石,花坛盆景,藤萝翠竹,点缀其间。

????遇到的所有丫鬟婆子都低着头行礼之后,然后快速告退,这王氏真的是治家有道。

????夏今最后被丫鬟领到西边的小正房。

????“二太太,大太太有点事情要处理,处理完后她就会过来,请您在这等候。“

????夏今挑眉,有事?还是下马威?她微笑:“打扰你们家太太了。”

????那丫鬟恭敬回答不敢之后,又周到的上了好茶和精致的点心,才告退下去了。

????屋子里仅剩夏今和她的丫鬟,她闲来无视,只能细看一番这小正房。

????这小正房虽带了个小字,但也是侯府夫人待客的地方,古董摆设必不可少。什么茗碗瓶花,雕花镶珠香炉,古文字画,不仅数量众多,还井然有序,整个屋子大气中又带着别致舒适。

????大约一刻钟,正当夏今吃完三四块点心,茶喝了一半的时候,大太太王氏到了。

????只见王氏今天身穿金丝织锦礼服,头挽凌云髻,上面插翠嵌宝大发钗,手戴绿翡翠镯,面着浓妆,整个人贵气十足。

????“嫂子!”夏今立刻起身弯腰行礼迎接。

????王氏受过礼后,才扶她起来:“二弟妹太过客气了,不用多礼。”

????夏今心里白眼一番,又面带微笑的和王氏客套了好一会,两人才豆坐下,另有丫鬟感紧替王氏上茶,又帮夏氏换好茶水。

????夏今不免心里赞叹一番,这大房的丫鬟似乎格外会来事。看王氏似乎认真喝茶,也不先说话,夏今也不想跟她歪来歪去谈星星谈月亮。

????她直接发问:“听闻嫂子昨日抓了个小丫头?”

????王氏面上一顿,似乎没有料到她如此直接,她点头微笑:“不错。”

????夏今:……然后呢?

????似乎被掌握了主动权,夏今慢慢冷静下来,她小抿了口茶:“那嫂子是为什么抓她呢?”

????王氏不急不慢的回答:“这奴才犯了口舌之罪,乱传流言。该罚。”

????夏今继续喝茶,点头:“好茶。”

????王氏笑着附和:“可不是好茶,这是侯爷上次特意带回来的,听说一年产量极少,这茶也极其珍贵,二弟妹你走的时候要不要带点回去尝尝。”

????夏今表示古代为什么都这么喜欢送礼物呢,这点我最最喜欢了:“那弟妹就却之不恭了。只是弟妹这还有一件烦心事儿,还请嫂子帮忙。“

????王氏脸上似乎微变了一下,后道:“说什么帮忙,嫂子能帮上的一定帮。“

????“嫂子应该也听说府上的流言了吧?那丫头?“夏今暗中冷笑,这可是你说的,不仅是夏氏,我也和大房这种肚子很多弯的人合不来。

????王氏关切问道:“曦哥儿还好吧,我这做伯母的还没来得及去看他?“

????夏今暂回避了这个问题,直指:“既然嫂嫂听过流言,弟妹也就直说了,这丫头哪里得来的流言,是谁让她传的,弟妹可是非常关心。”

????说完夏今直接对上了王氏的眼睛,直视整整三秒。

????之后,王氏毫不变色的回答:“这件事是嫂子疏忽了,我管家疏忽,让侯府丫头被小人利用,乱传流言。“说罢,还向夏今行礼请罪。

????夏今当然不敢接受她的礼,快速伸手阻止:“大嫂子这是在干嘛,这都是那些小人的错,关大嫂何事?”

????夏今心里有点莫名烦躁,这王氏手段果然了得,如若自己哪怕无意接受了她的礼,这也是自己的错了。

????有进有退,难啃的骨头一个。

????王氏面带愧疚,直接让她丫鬟带那个小丫头上来,她转头对夏今说道:“这丫头我昨夜已经提前审问过了,五弟妹你可以直接问她。”

????不一会儿,两婆子便压着一个七八岁左右的丫头上来,这丫头似乎被折磨了一夜,身上衣服褶皱,头发凌乱,脸上还有多处新的淤青。

????夏今也顾不得人权了,直接厉声问道:“说!谁让你传的这些话!”

????小丫头声音嘶哑,哭诉道:“奴婢知道错了,奴婢知道错了,是刘婆子让我说的,还给了一根金钗,奴婢鬼迷心窍,奴婢知道错了。“

????小丫头语无伦次,头一次又一次的猛然磕地上,那一块地很快就沾上了她的血迹。

????“闭嘴!不要再说了”夏今似有不忍,直接开口打断她。转头问向王氏:“这刘婆子是何人?”

????王氏慢慢对着茶吹了一口气,又优雅的喝了一口,道:“这刘婆子去年曾经在东南院五房的厨房工作,后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五弟妹,被打发到了清心苑做杂事。”

????五房?夏今有点方,这镇国侯府除了因外放不在的三房之外,全部牵扯进来了。

????夏今沉默了一会,道: “五弟妹早已打发这刘婆子出来了,应该是她犯下了什么错误。传这刘婆子来问话不就知道了。“

????王氏似乎同意,她又说:“五弟妹宅心仁厚,必然是这婆子不知道犯下多大的错误,才能让她生气给赶出来。只是这刘婆子如今已不在侯府了。“

????“不在侯府,那她去哪?“夏今一惊,连忙问道。

????“回二太太,前两天,刘婆子犯错被赶到庄子上去了,昨夜太太本想传她回来,谁知庄子上来人说,她好像因病去世了。”王氏身边的丫鬟站出来帮忙答到。

????去世了?夏今心惊,这还是从懂事开始,她第一次遇到和自己有间接关系的死亡。再一次触目惊心的死亡提醒她,这是没有人权的古代社会。

????片刻过后,王氏才又发声:”这线索就断在这了,这件事是不是与五房有关系,如今也死无对证了。嫂子无能,真是让二弟妹失望了。“

????王氏说这段话的时候,表情和语言都充满这悲伤,听的人都可以感觉到这愧疚感。

????如果不是事先了解内容的话,说的夏今都相信了。

????古代后宅女人放到现代,那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演技高手。

????流言是和四房有关,这王氏一口一句“死无对证“”五房“,不就是想让夏今去刘氏那里查吗。

????最好是不是要对上呢,这刘婆子是不是王氏安排的?让二房和五房关系破灭,甚至仇恨?抑或是四房安排的,这牡丹阁小丫头破绽太过明显,是不是四房中伤大房又污蔑五房?

????满脑子问题在夏今脑海中打转,她停顿了一小会,收敛笑容,对王氏道:”看来我还要去拜访一下五弟妹才行。“

????王氏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满意的表情,她柔声劝道:”这等龌蹉怎么可能是我们妯娌之间做的,二弟妹去解开了迷惑也好,毕竟这刘婆子——“

????夏今仿佛体会到她的用意,肯定到:“还是要向五弟妹请教呢!”

????这句话绝对是心里话,毕竟刘氏在夏今心中是在凤朝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,既然是朋友,就会给朋友机会解释,就会直接问她真相,因为误会藏着噎着反而两人不能正真来往了。

????两人尽管出发的本意不同,但似乎得到了一致答案。

????事情进展到这里,话也说了这么多,夏今得主要目的不是查流言制造者,而是最终查伤害李曦的凶手。

????丫鬟们此时又续上了茶,夏今轻轻摸了摸茶杯,问道:”既然嫂子知道这流言,也该知道了曦哥儿的事情。“

????问到这里,她直接紧盯王氏的脸,不放过一丝表情变化。

????“曦哥儿他现在怎——“王氏急切问候,很是关心。

????“曦哥儿这次生病是人为的。“夏今直接出声打断王氏的问候,她直接对上她的眼睛,一字一句,放大声音:”大嫂子知道是谁做的吗?”

????周围温度骤然下降,环境顿时凝结,现场开始紧张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