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这一句话,如同一声惊雷在头顶炸响,震得潘朵儿头皮发麻,脑袋里一阵嗡嗡乱响,心跳蓦地停了一瞬,随即又怦怦急跳起来,脸色刷的一下惨白。

????她猛地抬头,下意识地就朝球场上的云澈看去,那道挺拔矫健的身影还在你争我抢的激烈对抗中,再没有回过头来看她一眼,可是她却忽然心虚地转过头,有些不敢再看他,甚至,再待不下去,握着手机匆匆离开。

????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离开球场,她终于稍稍镇定下来,对着始终没有挂断电话的那一头说道。

????对方一声冷笑,声音却出奇的好听“你想狡辩?”

????潘朵儿咬了咬嘴唇“我没有”

????不可能的,她已经销毁了所有的蛛丝马迹,那件事,她自诩做得天衣无缝,简直无迹可寻,不可能有任何人知道事情的真相,就连云澈都查不出任何头绪,更无法将怀疑的矛头指向她这里,怎么可能还会有人

????“我知道你不会承认,所以”电话那头又是一声略带嘲弄的冷笑,“我有证据。”

????“不可能!”潘朵儿几乎是立刻就反驳,嘶声的尖利里隐隐一丝恐惧的微颤,“你不可能有证据,不可能!”

????“我如果没证据,怎么可能说得出你所做的事,潘朵儿,别狡辩了”

????“不,不,你弄错了,不是我,不是我做的,你弄错了!”潘朵儿脸色惨白,大声反驳着,想要咬死不承认。

????“你不承认没关系,”对方却仍是深沉淡定的语气,略带戏谑的语声里,竟莫名透着一丝难言的优雅,“我把那些证据公诸于世,自然就会真相大白,到时候你心爱的师兄会怎样对你,可真是难以想象呢。”

????潘朵儿脑袋里嗡的一声,本就惨白的脸上简直一片灰败,对方能这么说,就是笃定了手上有不利于她的证据,可这都不是最可怕的,最让她无比恐惧的是,云澈如果知道了这一切,他会有如何的反应与反击

????不!!

????潘朵儿紧闭上眼,心头像是被什么紧紧擢住了一般,她无法想象云澈跟她反目成仇的后果,稍稍一想都会心痛又窒息,那不是她想要的,她所做的这一切,绝对不是为了与她最爱的师兄为敌。

????“怎么样,你还打算否认到底吗?”电话那头幽沉的男声,优雅中透着戏谑,却冰冷,无情。

????潘朵儿吸了口气,努力镇定地问道“你找我到底想干什么?”

????“去半街咖啡,会当面给你答案。”对方只简短地回复了一句,就挂断了电话。

????不管潘朵儿心里是多么惊恐犹豫又不情愿,她还是只能硬着头皮赶去了那家名叫“半街”的咖啡馆。

????所谓半街,只因这条街真的只有半边街,路对面的另一半,是一堵绵延到很远的斑驳石墙,由此可见,这里地处偏僻,十分幽静。

????潘朵儿匆匆赶来,在咖啡馆门外站了一会儿,平复了一下惊慌乱跳的心,这才尽量淡定地走了进去。

????靠墙的卡座里,坐着一个面貌普通又冷淡的男人,一见她走进,便抬手扬了扬,像是跟她很熟悉似的,没有丝毫的陌生感。

????潘朵儿心里一慌,却还是走了过去,在他对面坐下,死死盯着他,但在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,她看不出任何的端倪。

????等到服务生走开,她才压低着声音开口“我不认识你,你到底是谁?”

????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们接下来要交谈的内容。”那人淡淡说道。

????潘朵儿却明显一惊,这人的声音十分普通无特色,分明不是电话里的那人!

????“你不是”她顿时慌了,一股难言的恐惧油然而生,“给我打电话的,不是你!你你到底是谁?”

????那人微皱了皱眉,似有些不耐烦“我刚才说了,我是谁不重要。”

????潘朵儿声音都微颤起来“你你们到底想干什么?”

????那人明显不善言语,不想多说什么,直接丢过来一只文件袋,示意她打开看看。

????潘朵儿盯着那只文件袋,心里冒出一股无法言喻的可怕预感,再也无法维持表面的镇定,哆哆嗦嗦地打开了那只文件袋。

????文件袋里只有几张照片,但潘朵儿只看了一眼,就几乎吓瘫在座位里。

????照片上,是她销毁的那台电脑上的复原数据,哪年哪月几点几分,她在那台电脑终端上输入输出了哪些指令程序,几乎一清二楚,懂行的人一看就明白她干了些什么。

????而还有两张照片里记录的,竟是在莫愁湖边,她躲在树后,忽然伸手推人的那一瞬间,现场光线虽昏暗,人物面目却十分清晰,简直证据确凿,不容置疑。

????潘朵儿瘫在了座位上,面无人色,冷汗淋漓,惊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????她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,以为那些证据被销毁得无影无踪,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可是可是为什么

????她蓦地抬眸,惊恐地瞪着对面那人“你们你们在监视我?”

????那人闻言,却只是微扬了扬眉头,唇边隐隐一丝嘲讽的弧度。

????“为什么?”潘朵儿浑身都颤抖起来,背脊处一缕森森寒意直窜入后脑,“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????那人终于开口,声音刻板平直“先生欣赏你的黑客技术,希望你能为他所用。”

????“先生?”潘朵儿有些懵了,“先生是谁?”

????那人却没回答她这个问题,只是淡淡说道“你如果不替先生做事,这些证据会立刻曝光,我认为,你没有考虑的余地。”

????一阵窒息袭来,潘朵儿张了嘴,却说不出话来,仿佛被人狠狠地扼住了脖颈,森冷的寒意,无边的黑暗,似乎立刻就要将她吞噬

????俞团团赶回学校上课,却没看见水柔,手机一时不知所踪,联系不上她,心中不免又升起一些担心。

????下课之后,俞团团到处找水柔,不时遇到认识的人,就上前询问一声,希望能有人看到过水柔的踪影。

????一株粗大的榕树后,静静伫立着一道清隽修长的身影,他远远地看着女孩匆匆的身影,清郁的俊颜上渐渐流露出无法抑制的忧伤,那双透澈干净的眼眸渐渐覆上绝望的阴霾。

????眼看着女孩停下脚步,向路过的几个学生询问了什么,之后她便忽然转身朝着忘忧湖方向跑去,他一惊,立刻回想起上一次忘忧湖边发生的意外,心里顿时一紧,担心地迈步就想跟上去,手臂却忽然被拉住了。

????“琰哥哥”

????苏琰闻声浑身一震,脚步僵住,却一时没有勇气回头面对。

????“琰哥哥,你在躲着我么?”娇媚的女声,带着一丝幽怨,“我们已经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,琰哥哥,你你不要抛弃我。”

????苏琰蓦地闭上眼睛,仿佛浑身的力气被忽然抽空,宽阔的双肩都无力地塌了下来,再抬眸时,看着远处那女孩的身影越来越远,他却再也没有力气追上去。

????“琰哥哥”

????“圆圆,对不起!”他终于回过头来,仍有些无法面对眼前这个女孩,“昨晚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之是我的错,请你原谅”

????“你别这么说!”乐圆圆连忙打断了他,拉着他手臂的手顺势缠了上来,“我不怪你,真的,琰哥哥,你知道的,我喜欢你,不管你怎样对我,我都不会怪你的。”

????苏琰眉头紧皱,有些抗拒地想要挣脱开她的纠缠,却一时身心无力。

????“圆圆,你”他只觉头痛欲裂,忍不住抬手扶额,“你别这样,昨晚你应该知道的,我把你当成你明白的,我喜欢的人不是你!”

????乐圆圆脸色蓦地一白,缠住他手臂的手都微松了松。

????苏琰感觉到她的反应,却始终没有勇气去看她“对不起,圆圆,都是我的错,这个错误,我不知该怎么弥补,我”

????“琰哥哥,你别说了!”乐圆圆双手一紧,又缠住了他的手臂,软软的身子也挨了过来,“我都知道,我知道你把我当成当成团团了,可是我不介意,真的,我不介意成为替代品,因为我喜欢你,是真的真的很喜欢,可以为你放弃一切,甚至包括自尊,所以我不要你说对不起,你没有对不起我,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,我只希望”

????她拼命地眨了眨眼睛,挤出几滴伤心的眼泪来,捏着嗓音,仿佛是带着哭腔“我只希望,琰哥哥不要离开我,否则我什么都没有了,别离开我,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”

????说着,这段时间以来倒霉透顶的遭遇一一袭上心头,各种不顺心与憋屈,以及对未来的无望,乐圆圆顿时悲从中来,真的伤伤心心哭了起来。

????苏琰这样的男子,哪里经受得住女人的眼泪攻势,见她这样一哭,顿时有些慌乱无措,心中愧疚不已,错已铸成,无法推卸责任,可是他内心深处